真假元代青花瓷瓶:一名商人与保镖的3亿元古董交易案中案

微信号: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复制微信号

来源:澎湃新闻 一个高43厘米的青花龙纹瓷瓶,“估价”3.3亿元,转让价格达3亿元。签署协议进行这场“古董”交易的,是一名商人和他的私人保镖。 后来商人起诉保镖,要求解除协议;保镖也向法院起诉老板,要其继续支付瓷瓶款。这起民事案件此后出现“案中案”

阿伦按:

逆贼!吾何负尔?欲起而噬其鼻——《五代史·王处直》

我们的故事,从一段千年前的阴谋开始。

公元923年,辉煌一时的大唐王朝已化为废墟,帝国的尸骸被一片乱世蚕食。

阴沉的天幕下,在今天的河北定州一带,盘踞着小小的北平国,这里的主人名叫王处直

这年的王处直61岁,隐居在府邸里,此处被史书称为“西第”。

这名字有讲究:当时对贵族府宅以“东”为上,与之相对的,“西第”就是西府,暗示主人已退隐江湖,做起了富贵闲人。

走进这庭院深深的西府,却不见呼朋唤友的男主人,潇潇花木倒了一地,空气弥漫血腥气味。

电光火石之间,僻静的厢房突然传来一声嘶哑吼叫:

“你这逆贼!我哪里对不住你了!”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昔日威风凛凛的王处直,此时披散着白发,两手像鹰爪般抓住一个年轻男子的肩膀,张口要咬下他的鼻子:

“逆贼!当年我将你收为养子悉心照料,没想来你如今杀了我全家妻小,还把我软禁于此!”

往事如流云,在王处直心里闪现:

父亲王寮在长安富甲一时,堂兄王处存带兵平息黄巢,被封为义武军节度使,904年朱温杀了末代帝王唐昭宗,自己臣服有道,被封为北平王,从此关上门俨然已是一方天子。

本以为能安度晚年,只是万万没想到!

义子王都如此狼心狗肺,为了抢班夺权,不仅灭了王氏一家数十条人命,还把自己孤独囚禁在这西府角落,生不如死般煎熬!

愤怒、绝望、悲怆……王处直凑近的脸庞渐渐扭曲,王都惊慌地扯着衣袖,眼里闪过一丝羞愧。

他用力把年迈的义父重重摔到一边,转身踏过门外血流满地的尸首。

阴冷的雨丝坠落,王都明白,义父时日无多,是时候为他完工坟墓了。

不久,一支煊赫的送葬浩浩荡荡走出了城门,前往河北曲阳郊野一处荒僻的山谷。

王都半真半假地流下两滴眼泪,心灵暗处有回声徘徊:

就让这座陵墓,埋葬所有的秘密吧!

01 王处直墓:千年古墓重现,深埋秘密宝藏

千年已逝。在山川连绵的河北曲阳郊野,流传着一个古老传说:

群山间有一座神秘的“坟山”,葬着一座藏满珍宝的古墓。

不过,古墓究竟在哪里?又有怎样的宝物?千百年来无人知晓。

直到一个石破天惊的发现。

1994年6月1天,当地灵山镇一个村民上山采药,不知不觉走到一处杂草遍生的石子路。正在寻觅方向,却见不远一座耸立的山头,赫然有一个黑漆漆的大洞!

好奇心下,他小心爬上山岗,只见这处洞口约1米直径,下面一片黑暗,一阵地底阴风忽然吹在脸上,感觉一片冰凉。

“坟山……”村民想起了传说,回村后立刻让人报警。

考古专家来到现场。经抢救挖掘,那处黑洞事实上是一处盗洞,打穿了一座五代大墓的封土,令人触目惊心。

古墓盗洞

打开墓室,整座大墓分为前室、东西两个耳室和后室4个部分。

可令人痛惜的是,走进后大家发现,棺床空空如也,地上一片狼藉,2具尸骸支离破碎地散落在淤泥里。

大墓结构

根据遗留的痕迹,盗墓贼此前至少光顾了这里2次,将其中的陪葬品和棺椁劫掠一空。

痛心之余,所幸的是一块精美的彩绘墓志逃脱了魔爪,让古墓前世拨云见月。

墓志盖边长约1米,形制为方形盂顶,盖体四面精美绝伦,局部施以彩绘并贴金,浮雕着古代神话里的四方神兽:

腾飞的青龙身披鳞甲,强悍的白虎踏云奔驰,展翅的朱雀昂首高飞,龟蛇缠体的玄武正蹲在幽暗里蛰伏。

彩绘墓志盖

在盖顶方位,用篆书阴刻了36字的墓主信息:隐藏其中的墓志铭,则向今人道明了墓主的真实身份——五代北平国国君,王处直。

翻阅史书,当年的王处直死于非命,而从墓葬的情况来看,养子王都在亲自督造时,把内心的2个秘密藏在了这座古墓里:

首先,王都特意挑选了风水宝地,将养父好生安葬。还写进了墓志铭:“选彼龙岗,成兹鹤吊。”

唐到五代盛行鬼神和风水观念,当时人相信灵魂既能带来好运,也能带来灾祸。显而易见,王都希望这些能告慰亡灵,弥补一点心中的愧意。

王处直墓壁画

另外,王都刻意规划了墓葬建筑,不惜代价打造了超豪华的墓室。

可以说把王处直人生最后的“西第”搬到了地下,栩栩如生地再现了千年前生活的片段。

看来愧疚之余,王都内心惧怕鬼魂报复,只想让养父在另一个世界里,像生前一样悠然隐居。

正因为此,走在王处直的墓室,虽然陪葬品荡然一空,但这里遍布世间百态的精美石雕和壁画,仿佛步入一场千年前的盛宴,就等笑意盈盈的主人踏入厅堂。

比如经过墓门,进入墓葬前室。墓顶绘着璀璨的日月星辰,周围则是泉石垒砌,花木扶疏,掩映着香鬓云影的侍女,把西府花园的美景复活在冰冷的墙壁上。

王处直墓壁画

漫步其间,最引人入胜的是一幅《仙鹤图》,一对象征祥瑞的仙鹤振翅腾空,一只回首顾盼,另一只引颈守望,似乎呼唤着沉睡的王处直飞往仙境。

仙鹤图

历经千年沧桑,这些壁画在黑暗中熠熠闪光:

王处直的时代距离唐代不远,无论构图、线条还是色彩,这些画作完美保存了晚唐风韵。

“疏能走马,密不透风”,如灵动的吴带当风,吹来了一个远去的时代。

王处直墓壁画仕女

而除了壁画,王处直墓中最令人惊艳的,莫过于堪称绝妙的彩绘石雕。让人隔着时空的乌云,看见了中国石雕艺术千年前的月光。

曲阳素来被称作“石雕之乡”。出产的汉白玉石材鲜洁如霜雪,工匠集天下雕工之大成,曾参与天安门广场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彩绘散乐浮雕,王处直墓

这份鼎盛看来缘来已久,王处直墓中的石雕,证明到晚唐时期,曲阳石雕技艺就已高度成熟。

比如这幅宏大的《彩绘散乐浮雕》,散乐,也就是当时贵族家庭必备的乐队。

它长达1米36,高0.8米左右,里面满满当当刻画了15个男女乐手,领头的是一名穿男装的女子,2名男子缠着布带,似乎正进行着开场前的表演。

在他们身后,12名女子演奏者分为前后两排,梳着繁复的高髻和双髻,操持着各类乐器:琵琶、拍板、横笛……这些乐者盛装而来,让人用眼睛代替耳朵,仿佛听见五代伎乐的音符。

与此前出土的唐和五代石雕相比,王处直墓里的石雕格外特别,可以说掀开了考古发现里新的一页。

首先这些浮雕的底色不是黑白的岩石,而是留着缤纷的彩绘。

石雕多覆盖朱红,梅花间竹般点缀着褐色、靛青和湖蓝等色彩。

比如散乐浮雕里的乐伎,有的头戴各色鲜花,有的身穿红色抹胸和白色衣裙,这些色彩至今鲜艳欲滴,历历在目。

此外更重要的是,此前发现的唐朝和五代墓葬石雕多为平面雕刻,极少使用浮雕,更别提复杂精细的彩绘浮雕。

而王处直墓石雕与众不同:在当地汉白玉的基础上,不仅运用了细腻的浮雕手法,还罕见地采用了绘塑结合的技艺。

流畅如水的线条下,一方面通过凹凸的雕刻,表现出人物的表情和衣饰,另一方面,施以颜色营造出光线和明暗。

比如袍服的褶皱暗部浓艳,亮部留白,一眼看去如随风飘扬,此外一些部位甚至涂了金粉,灯火摇曳之下闪闪发亮。

如此一来,静止的浮雕成为了一个立体3D的世界,红裙如石榴花开,黑色如夜幕降临,仿佛下一秒就能奏出喧闹的乐声。

凝视过往的美丽,正当考古学家沉醉于这座地下“西府”,有人在墓中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就在墓门门口,有两处1米多高的空洞。

墓室空洞

墓门和墓道浑然一体,这里应该是凸字形的壁盒,按墓中惯例,壁盒肯定曾镶嵌浮雕!

但如今这里空空如也,只残存斧凿的痕迹,像被残忍刨去了眼珠,黑洞洞的眼眶等待着揭秘:

之前这里是什么?

专家推理:王处直的墓室里放了乐队、丫鬟和仆从……从墓道到墓门的这个位置,按古代墓葬惯例,会放什么呢?

大家恍然大悟:那肯定是镇守的守门神,也就是大墓的门卫啊!

从历史来看,守墓传统在中国由来已久。

追溯到2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坟墓需要守护的观念就已广为流传:起先是殉葬士兵,后面则逐步取代为雕刻或绘画的地下神祇

楚墓镇墓兽

从考古发现看,战国时代起,楚国古墓就会随葬漆木和青铜的镇墓神兽,发展到唐朝,古墓的门神逐步演变成镇墓的天王俑

镇墓俑,隋唐

欧洲贵族古董家具大赏,雍容华贵!

路易十四风格的客厅 欧洲古董家具作为中世纪贵族的专属家具,它的精致优雅与尊贵奢华即便经过了上百年的历史变迁依然如故,岁月的洗炼为它蒙上了历史的沧桑,使它成为欧洲历史中不可忽略的艺术瑰宝。 【欧洲古典家具的风格】 看欧洲家具,就像看一场欧洲的艺

到唐朝后的五代,面对社会动荡,这个传统再次转变:

守护亡灵的镇墓神兽和天王俑渐渐没落,象征世俗的将军门神成了新兴的古墓保安。

毕竟,和此前的神兽之类相比,将军门神更加世俗与真实,拥有让墓主安心的可信度。从此他们往往守在墓门两边,护卫着永恒的平静。

想到这里,考古队员的心口像被重重闷打了一棍:

按王处直墓的石雕水平,这2处失踪的将军门神必定同样精美绝伦,甚至有可能是堪称国之宝藏的艺术品!

但他们长什么样?又去了哪里?

02 国宝历劫,流落美国

王处直墓考古发掘画上了句点,这处遗憾却让所有人怅然若失。

谁料几年后,在大洋彼岸的美国,突然风云再起。

2000年3月,中国画家袁运生随手翻阅一本新出的拍卖图册,突然眼神像被磁铁吸住了:

这本图册来自大名鼎鼎的纽约佳士得,里面陈列着2000年第一场春季拍卖的艺术珍品,等待各路古董商和艺术家参加竞拍。

彩绘浮雕武士

而就在这季拍卖的藏品中,有一件来自中国的彩绘浮雕,编号209号,起拍价50万美元。

这件浮雕为汉白玉雕刻,精细雕琢了一尊戎装凛凛的武士门神,武士头戴金盔,怒目圆睁,站立于神牛身上,肩上凤凰于飞,手中宝剑指着牛口中盛放的莲花。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袁运生一眼看去,多年的艺术造诣告诉他:这件浮雕门神出自某座高等级墓葬,风格属于中国的晚唐五代时期。

此外更重要的是,它总有点似曾相识。

沉吟片刻,他忽然想了起来:

四五年前,河北王处直墓出土一批壁画和石雕,自己曾仔细观摩研究。

目下这件出现在纽约的石雕门神,无论雕刻还是彩绘,就是王处直墓的风格啊!

往下瞥到图册上的拍卖时间,袁运生一个激灵:事不宜迟,如今拍卖迫在眉睫,不行动就来不及了!

他立刻抓起电话,打给了中国大使馆,然后火速联系了国内的文物部门。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很快,有关专家拿到佳士得图片,许久观察后,刹那间百感交集涌上心头 :

这件彩绘石雕武将,不就是王处直墓门前缺岗的门神吗?

彩绘浮雕武士

这件彩绘浮雕,高1.13米,宽约0.5米,虽体量硕大,但雕琢极为精美:一位勇猛武士栖凤踏牛,肩膀栖立着啼鸣的凤鸟,脚踏二十八星宿之一的神牛。

和王处直墓其他石雕一样,这件也是在长方形汉白玉上高浮雕而成,一片斑斓的颜色覆盖其上:朱红、石青、土褐……中间闪烁着灿烂的金彩。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无论工艺还是色彩,这真是不可多得的国宝级文物

眼见国宝离散,国内紧急成立了专家组,正式开启了追讨程序。

可谁知路漫漫其修远,开局即遭不利。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接到中国专家的要求,佳士得和美国卖家坚决否认自己购买了被盗文物。

更让人想不到的是,看了王处直墓的资料,那位卖家还回复了两条理由:

首先,和墓中现存的《散乐图》彩绘浮雕相比,武士浮雕的形制完全不同,不可能出自同一处墓葬。

其次,武士像的颜色鲜艳如初,而墓中其他石雕色彩都相对偏浅,两者不可能是同一时代。

散乐图

消息传来,专家组面面相觑,哭笑不得:

这第一条理由,真不知对方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

武士像是看守墓葬的门神,造型必定庄严威武,《散乐图》描绘的则是春光融融的家庭音乐会,里面都是歌伎和丫鬟,谁家的保安会和歌女长得一样呢?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第二条理由更是无稽之谈:文物的保存取决于古墓的微环境,不同墓室的温度、湿度甚至遭受的破坏程度都不同。

正因为此,一座墓葬里出土状态不同的文物,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考古发现中比比皆是。

可即便这样,眼见美国人不想还,沉重的密云笼罩在专家组成员的脸上,窒息般的寂静里,所有人感觉肩负重担:

假如这次无法成功,国外市场肯定依旧不会重视中国文物的来源,这场买卖的狂欢必将催生更加疯狂的盗墓行为,不知还有多少珍宝又将重蹈王处直墓的覆辙!

彩绘浮雕武士

03 归来:1件证据,牵出美国古董教父

眼见谈判陷入泥沼,前方是否还有希望?破局之路又在何方?

滴答滴答……拍卖日期一天天临近。

正当大家苦苦思索时,突然有人灵光闪现,想出一条对策!

既然谈风格不行,咱们换个办法:美国人不是讲究科学证据嘛,咱们拿出来不就能证明了!

什么科学证据?

土样啊!

像武士石雕这样复杂的浮雕石刻,缝隙里必定留存着墓葬泥土,这就像石雕的基因一样,把王处直墓的泥土和它做个化验比较,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可万一石雕被彻底清洗了呢?万一土样不一致呢?有人提出不同的看法。

事到如今,容不得什么万一了!

真相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既然各项前期研究都显示,这尊武士浮雕就是失窃的王处直墓门神,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把自己的东西拿回来!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况且,追讨盗窃文物本就有国际法依据:

根据1970年达成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简称教科文组织《巴黎公约》),任何成员国如果历史文物被盗,无论流落到任何国家,都有依据该公约追回的权利。

1998年11月中国已加入该公约,而美国作为缔约方之一,有责任义务归还中国的被盗文物。

很快,王处直墓采集来半杯黄土,大家看着它,心中紧张如有千钧之重。

等待漫长煎熬,所幸的是——不久大洋彼岸传来了好消息!

经过搜集化验,王处直墓的土样与武士石雕的泥土完全匹配!如一道巍巍铁证,无声指证了这件精美浮雕被盗的事实。

面对证据确凿,不久后的2001年3月,美国方面做出最终裁决,将该文物撤下拍卖市场,并依照《巴黎公约》无偿返还中国。

彩绘浮雕武士细节

大家一片欢腾!伴随这个好消息,专家们更加期待解开下一道谜题:

这失窃的门神原本一对,如今找到了一个,何时才能寻到另一个呢?

就在这个节骨眼,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名叫安思远的美国收藏家站了出来。

这位安思远定居在纽约曼哈顿,可是当地收藏界响当当的头号人物,被尊为“古董教父”,家中遍布来自亚洲的艺术品。

安思远家中收藏

什么事情呢?

原来,中国政府追讨盗窃文物的消息在美国广为报道,引发多方强烈关注,安思远听说后,忽然发现自家库房里也有一块五代时期的彩绘浮雕武士像,几年前从澳门搜集,与佳士得这块差不多一模一样!

安思远捐彩绘浮雕武士(龙)

几经思虑,既然彩绘浮雕武士已经确定为盗墓文物,为了保全自己的行业名声,安思远主动联系了有关部门,无偿将收藏的这件文物返还中国。

安思远的这件彩绘石雕武士,工艺、尺寸与佳士得那件基本相同,区别主要在于武士造型:

佳士得是栖凤踏牛,安氏则是盘龙踏鹿,一位纠纠武士束衣带甲,肩头盘卧勇猛的苍龙,脚踏象征吉祥如意的麋鹿。

安思远捐彩绘浮雕武士(龙)

到这里,2件彩绘浮雕,映照着龙凤呈祥、好事成双,就这样离散异国后,以一种意想不到的结局再度团聚,安安稳稳地返回了中国,后来入藏中国国家博物馆

阿伦说:

时间在泥土中沉降,千年前的五代十国夹在唐宋之间,如弹指一挥间般短暂。

幸运的是,这两尊劫后余生的武士门神,虽走过烽火离乱,跨越大洋彼岸,但他们依旧“硬核”地守护于华夏大地,在时代的轨道上留下了鲜明的一笔:

首先,正如马未都评价:它们见证了中国首次从境外市场无偿成功追回被盗文物,一方面极大推动了国际市场限制并规范文物交易,加强了对文物来源的考察,让之前狂热的国外市场回归了理性。

另一方面,在成功经验的启示下,中国随后继续出击。从加拿大、日本、瑞典等国先后索回大量珍贵文物,包括龙门石窟佛像、博兴造像等华夏珍宝得以重返故土!

除此之外,作为数量极少的古代彩绘石刻精品,王处直墓石雕上承唐代意韵,下启宋元先河,还具有极高的美学和研究价值,是一份当之无愧的国之宝藏。

斗转星移,光耀千古,尽管历经波折,这对国宝最终平安归来,承载着灿烂的中华文化,让今人不断领略华夏文明疾驰远方的蓬勃与美好!

我是@史徒行者阿伦,欢迎关注我,每件宝藏文物,背后皆有一段走心历史。

近期精彩文章可点击查阅:

厉害!两大博物院捧在手心,艳压超10万件青铜器,为何都说它最美

感谢阅读,欢迎点赞、分享、评论

部分图片来源网络,致谢,侵删。

本文源自头条号:史徒行者阿伦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铲屎官莫名收到一个古董,一查发现是自家狗买的

“它真的是一只热爱历史的小狗......” 铲屎官Chandler在和别人介绍自己的爱犬时,总会加上这样一句。 在Chandler心里她的狗不是狗,而是一位真正的英国历史拥护者。 为什么这么评价呢? 一切还要从一封短信说起。 上周Chandler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上面写着:您

评论关闭
洛阳铲催生了多少河南古董“鬼市”?
复制成功

微信号: 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我知道了
添加微信

微信号: 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一键复制加过了
微信号:qinglan0756添加微信
qinglan07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