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家园古玩街5000块一件的老犀角雕是真是假?

微信号: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复制微信号

一次出差去北京顺便在潘家园古玩市场看到非常多的商贩在推荐自己的“犀角雕品”,仔细一看全部是树脂压铸的,也有的是水牛角的。 价格也不高,开价1500元到6000元不等。在西安的东门古玩市场也看到地摊上卖“犀牛角雕品”,一看基本上都是赝品,也有一些是水牛角的

“唉,我知道啊,我就是放不下我这个孙子,所以才会一直强撑着,你说他年纪还那么小,要是我去了,他可怎么办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奶奶的眼中流出了浑浊的泪水。

“刘奶奶也不要太过悲观,我听人说啊,现在好多人都开始了,估计你们家也快了,这也说明以前的苦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

苏常欢突然想到今年,于是赶紧把想到的对刘奶奶说了出来。

“闺女,真的吗?不会再反复了?”

刘奶奶有些不放心,又有些着急的抓住了苏常欢的手臂赶紧追问道。

“当然是真的,所以刘奶奶现在只需要静静等待就是了,以后也是越来越好。”

“好好好,老天真的是开眼了。”

刘奶奶非常的激动,原本灰暗的面颊,似乎也重新爆发出了新的色彩。

“对了,刘奶奶,少岳今年好像也有七岁了吧,是不是可以上学了?”

苏常欢看了一眼眼巴巴的正瞅着自己的刘少岳问道。

刘奶奶闻言叹了一口气道:“是啊,可以上学了,可是人家。”

刘少岳这个时候也是面露愤怒和沮丧的表情解释道:“苏姐姐,他们都说我,不能够上学,我以后是不是都不能上学了?”

“谁说的?没听我刚刚跟你奶奶说的话吗,以后你们这些人都会,到时候肯定就能够上学了,要是能上学,你可要好好的读书,将来学会了本事,赚大钱孝敬你奶奶。”

苏常欢笑着伸手摸了摸刘少岳的小脑袋安慰道。

“嗯,苏姐姐放心吧,我肯定到时候好好学习,将来孝敬奶奶,只是奶奶的身体不好,我们家里也没有钱,上学我听说还要交学费。”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少岳的声音又小了不少,似乎也在为自己将来的学费发愁。

苏常欢则是想了想问道:“少岳啊,你对县城里面的废品收购站了解不?”

“了解啊!冬天的时候,我跟我奶奶家里面没有柴火烧,我们就去废品收购站附近捡垃圾,可以说县城里面大大小小的废品收购站,我都知道的!”

刘少岳非常自信的拍了拍自己不大的胸口说道。

“那我要是让你帮我收购东西,可不可以呢?”

苏常欢直接开口说道。

没错!

她就是想要帮助一下刘少岳一家。

刘奶奶一个人,腿脚都不好,身子骨更是非常的虚弱,自己照顾自己都有些费劲,想要照顾刘少岳估计更是力不从心。

而刘少岳呢,年纪又小,别的事情他也干不了,反而是去废品收购站帮助苏常欢收购一些东西,估计倒是可行。

“可以啊,姐姐救了我,我肯定帮姐姐的忙,报答姐姐!”

“那好,我想收购的是一些紫檀,酸枣,黄花梨的木材等等,另外还有一些明清,以及明清以前的老物件也要,书画,瓷器,玉石都可以,到时候我给你提成,木材的话,收购一公斤我给你一块钱提成,其他的好东西价格不等,到时候再算。”

跨国拍卖里的“古董局中局”!111人被骗403.41万元

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 “老板,你看我这个钱币藏品值多少钱?”“至少值180万,藏品照片给我们带到国外去拍卖,可能还会卖得更好,但你要先缴纳4.2万元的手续费、服务费。” 听到一枚钱币就可以卖到180万的天文数字,何女士不免心跳加速,毫不犹豫地往该公

苏常欢想了想说道。

刘奶奶别看不出门,可是原本也是大户家的小姐,听到苏常欢的话,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苏常欢说的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

只不过。

她家里面原本还留了不少,但是也没有幸免于难。

现在听苏常欢说要收购这些,她有些好奇的就问了一句,“闺女,收购这些东西是不是有些危险啊?”

“刘奶奶放心吧,我都跟您说了,这些东西以后也会越来越值钱,而且我也有存放的地方,我不住在县城里面,也不方便取,正好你们有这样一个院子,也方便。”

“我知道这些都是值钱的东西,就是怕闺女你危险,既然你说没事,那我也帮帮忙,以前的时候我爹爹也没少弄这些东西,虽然不是都认识,但是起码的眼力还是有的,我到时候帮你把把关。”

刘奶奶也是知恩图报的人,非常诚恳的对苏常欢说道。

苏常欢闻言眼睛一亮,“那可谢谢奶奶了,我先把钱给你们,估计你们也没有多少钱,到时候算是启动资金,下一次我来收货的时候就直接扣除。”

“好,我知道姑娘你是个好人,故意弄这么个营生帮助我家,少岳不是不知恩图报的人,你可以放心。”

刘奶奶没有拒绝,感激的拉着苏常欢的手。

“我们也是双方互利互惠的,我自己一个人的话,也收不了多少,另外县城不常来,可能有些好东西就错过了,您帮我我也很高兴。”

……

商量完之后,苏常欢推辞了刘奶奶的挽留,临走之前给他们祖孙俩留下来了一大块野猪肉。

原本刘奶奶还打算推辞的,不过苏常欢说是给刘少岳补身子的,最后刘奶奶也没有拒绝,主要还是看到孙子实在是太瘦弱,太过馋了。

祖孙俩毕竟好久没有吃到肉了!

之后苏常欢直接就告辞离开了。

天色也已经不早了,要是没有碰到刘少岳,估计苏常欢已经骑着自行车回家了。

现在她得赶快一点,尽量在天黑之前回去。

从刘少岳家里面出来后,苏常欢快速的骑上自行车,往回赶。

好在有自行车,帮助苏常欢省了不少的时间。

快到村口的时候,仔细打量了一下周围没发现什么人,苏常欢“唰”的一下子就把自行车收进了空间里面。

今天一天没有看空间里面的情况,此时苏常欢发现空间里面之前种的土豆,地瓜什么的全都成熟了。

叶子已经枯黄了!

看样子晚上的时候,她得找个时间进去把空间里面的土豆地瓜都收了。

当苏常欢背着背篓回家时,还没有敲门,房门就被陆书宇从里面给打开了。

陆书宇正好在锻炼走路,听到了门外的声音。

本文源自头条号:掌阅文学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古董钟表是最好的老师

今年是陀飞轮专利面世220周年,也是矫大羽先生首创陀飞轮30周年。我们不应忘记这位制作陀飞轮的东方第一人。他来自苏州的一个文人家庭,从小浸染在金石书画的艺术氛围之中,又痴迷于西方钟表的机械趣味。当文心遇到匠心,当东方艺术遇到西方技术,命运注定他

评论关闭
重庆江津:揭秘!跨国拍卖里的“古董局中局”
复制成功

微信号: 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我知道了
添加微信

微信号: qinglan0756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一键复制加过了
微信号:qinglan0756添加微信
qinglan0756